宠物鼠注册
宠物鼠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中国高校青年教师新媒体使用及新媒介素养报告》在渝发布
时间:2019-05-15 13:00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12月2日,西南大学新媒体研究所在2017年新媒体教育发展与实践高级研讨会暨第五届TUT论坛上正式发布了《中国高校青年教师新媒体使用及新媒介素养报告》(以下简称白皮书),这是全国首份系统地关注高校青年教师新媒体使用习惯及新媒介素养的白皮书。

白皮书由西南大学新媒体研究所、全国青年学生大数据实验室出品,微博校园、新浪微博数据中心联合出品。 中国高校青年教师新媒体使用及新媒介素养报告“青年教师是未来教育发展的核心力量,其新媒介素养会直接影响到教学科研效果,以及学生的新媒介素养。

”西南大学新媒体研究所所长涂涛教授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教学的内容和形式都会有所变化,将借助新媒体渠道得到更大的释放。

更重要的是,教师的职业定义和发展会在数字媒体的影响下发生变化。

我们的青年教师是否已经为这些变化做好准备,是此白皮书希望探寻的问题。

”本次调查持续时间为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间。

西南大学新媒体研究所调研团队与新浪微博大数据中心、微博校园合作,抽取了12784位以“校教师”认证的微博用户的基本网络标签和内容关键词,并与微博校园使合作,直接触达全国各地高校教师,最终共回收有效问卷3667份,构成了白皮书的数据基础。 白皮书全文约2万余字,以高校青年教师为调研对象,从生态、行为、职业、素养、教育五个方面展示了高校青年教师的媒介使用现状与媒介素养,对提升校青年教师群体的新媒体能和新媒介素养方法进行了探索,并取得了重要成果。 生态:高校青年教师网络生态群像·年龄:25-29岁的群占比%,成为络和社交媒体上虚拟“在场”的为主体,群体年龄分层化特征显著。

·性别:群体性别比例不均衡,平台效应不突出,男性用户占比%,性用户占比%,男性优势明显。 ·活跃度:“校青年教师”络群体的区域活跃度受区域教育发展平及经济因素的影响较。 以微博为例,活跃用户规模最的是华北地区(含北京),占比%;其次为华东地区(含上海),占比%。

·影响力:校青年教师是知识密度且较依赖互联的群体,但其新媒体卷度低于民整体平,意见领袖基本未见,动机鸿沟显著。 ·情绪偏好:青年教师所的发布博偏向于“好”、“乐”等正向情感,其中“好”占%,“乐”占%,“恶”占%,“惧”占%,“衰”、“惊”、“怒”类情感占比均不到1%,正能量显著。

高校青年教师网络生态群像(来源:白皮书)行为:新媒体终端接入与核心行为偏好·新媒体渗透度高:青年教师接触新媒体的时间较长,5年以上的占比%,两年以上占比%,新媒体的使用已成为校青年教师日常活中的部分。 ·整体移动性偏弱:相较整体民,校青年教师笔记本电脑(%)的接度于智能机(%),移动性偏弱。 ·内容及信息获取类平台应用偏好:搜索引擎(%)和络新闻(%)是青年教师最常使用的新媒体平台,而近年市场发展最快的络视频服务却在青年教师面遭“冷落”,选择率仅为37%。

·动机鸿沟显著:青年教师对新型的新媒体技术有着特殊偏好和极兴趣,但其关注度,使用量少,且关注度更多停留在认知、评价阶段。

职业:媒体技术变革与教师技能重构·青年教师在工作中将新媒体视为一种新平台、新工具、新现象,主要用于信息获取与沟通互动。 有%的青年教师会通过信息可视化的式来展开教学,有超过5成(%)的青年教师会选择在授课过程中播放些与课程相关的视频。 除此之外,部分青年教师还会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在课堂中直接与学进互动。 ·在社交媒体平台中,高校教师尚未从知识获取型角色转化为知识传播者角色。

·青年教师具有强烈的提升新媒体技能的诉求,并希望得到更新颖、更多元、更具深度的知识。 %的教师希望得到关于教学资料的检索、获取、加和使用面的培训,%的教师希望提升自多媒体软件设计、开发和制作的技术,49%的教师希望能够学习新媒体在教育传播中的理念和法;%的教师期待学习信息可视化法,%的教师希望学到新媒体与学科教学整合法。

素养:高校青年教师的新媒介核心素养·校青年教师相较其他群往往具有更的学历,但是学历并没有转化为媒介素养,且学历教师的核素养并没有显著于学历较低的教师。 ·校青年教师的各项新媒介素养发展不平衡,其中媒介使用与媒介认知的素养较,媒介参与与媒介批判能较低。

·媒介批判能力成为高校青年教师的显著短板,%的人不质疑信息的真实性,%的人曾转发假新闻,%的人不知如何取舍信息。

·媒介参与水平:高媒介水平的接触不等于高媒介水平参与,高校青年教师新媒体核心素养得分低于平均得分。

教育:未来媒介教育适应性路径探索白皮书对未来的媒介教育命提出了四个方面的期待:以通识教育为架构进行媒介教育培训;针对受教育对象的差异定制多维度定向性媒介教育;培养媒介思维,提高教师媒介参与水平和媒介批评意识;将媒介与科研教学实践融合,培养媒介教育的“创造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