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鼠注册
宠物鼠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洪秀全的历史真实面目
时间:2019-06-13 12:04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洪秀全的历史真实面目

  这些皇亲国戚,广义上的“洪氏诸王“,都不会打仗,不会办事,几乎个个贪暴凶横,胡作非为。

在南京城里,人人害怕和憎恨,在各地太平军中也广被厌恶、鄙视,却又都无可奈何。     皇亲国戚之外,最重要的亲信是蒙得恩,此人初在天京管女营和天王府事务,服侍洪秀全很周到,尤其是投洪所好,善于选美,深得洪欢心。

内讧后被任命为正掌率、中军主将,总理朝纲。 可是蒙得恩既不会指挥作战,又无驾驭全局能力,只会迎合洪氏兄弟,压制后起将领,弄得“人心改变,政事不一,各有一心“。

    当洪秀全让洪仁玕取代蒙得恩为第二把手后,仍对他恩宠很深,封为赞王,退居为第三把手,让他过极度奢侈糜烂的生活,并且爱屋及乌,在他死后,让他儿子蒙时雍袭爵为幼赞王,与另一人协助洪仁开同理朝政。

    洪秀全立政无章,言而无信,随心所欲,恣意妄为。

前面所说的任人唯亲,其实就是立政无章的一个方面。 又如,逼走石达开之后,他宣称“主是朕做,军师亦是朕做“,自己做了皇帝兼任军政长官。

但他只是善讲“天话“、大话,没有军事、行政能力,也不愿多为实际事务费心费时,所以到1859年就变卦了。

    再如,1861年2月,他径自宣布改“国号“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受到诸将领尤其是李秀成、李世贤的抵制。 但危害最严重的,是封号紊乱,甩卖王爵。 历代王朝封爵是很重要的事,太平军本来也有一定规矩。

但1856年以后,就开始混乱,直至成为一潭污泥。     本来,王以下是侯,但洪秀全随心所欲,变成义、安、福、燕、豫、侯六爵。

不多久,弄得“满朝之内,皆义皆安“,福、燕、豫、侯都没人要。 洪秀全1857年曾宣布永不封王,但只过了一年多,就封洪仁玕为干王。 为了消除诸将领的不满,就给陈玉成、李秀成等主要将领封王。     没过多久,他出于削弱诸主要将领尤其是李秀成兵权的考虑,又想趁机大捞一把财宝,让他哥哥代为接受犯了罪而惧怕李秀成惩处的陈坤书贿赂,封陈为护王。 他自以为一箭双雕,是极好的买卖。

此门一开,许多人纷纷仿效。

同时,为消除有功而不行贿的老兄弟怨恨,给他们也封了一些王。

王封多了,有的王号已封给某人,不久竟再封给另一人。

    随着王爵大甩卖,干脆取消区别,一律称列王。 再后,削价贱卖,封了不少人为尘,就是小王的合写。 据昭王黄文英说,共封了2700多个王,以至占领区不多的城镇,有王爵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2700多个,是否包括尘,已难以查考。

洪秀全兄弟甩卖王爵,使想晋封的人拼命搜刮去行贿,得到王爵,便可以合法地进一步搜刮,大建王府,大搞腐败。

    同时,被封王的人,一方面是彼此不买账而难以互相指挥、协调;另一方面,又互相攀比而产生诸多不平和怨恨。 于是,造成内部全面的恶性腐败,诸王只图享乐而没有斗志,各立山头,近似散沙;下层军民则不堪搜刮之苦,不胜负担之重,腹诽山积。 所以,洪秀全自以甩卖王爵为得计,其实是造成病毒的全面扩散。

    洪秀全要“安乐坐天朝“,穷奢极欲。     天王府起初在两江总督府基础上,改建半年而成。 不久失火烧毁。 他不顾清军大兵围困天京,不顾北伐太平军的危急,不管天京天寒地冻,1854年初扩大重建。 周围十余里,比现存北京的明、清故宫大了一倍多,而且建筑也华丽得多。

    他在后林苑,让宫女拉着车游览,他照例做歪诗一首:“拉车对面向路行,有阻回头看兜平。 苑内游行真快活,百鸟作乐和车声。

“他所用的碗筷,甚至马桶、夜壶都用黄金制成,以至圣库曾经黄金告急。

他在宫中享乐,很少有时间和心思坐朝,甚至11年里只因“天父下凡“出宫一次。 当时南京城里盛传,宫中金银财宝“如山如海“,所以曾国荃部下打进南京后,争相到天王府大肆抢夺。 因怕清廷追究,抢后干脆放火烧了,结果连洪秀全尸首也无法寻找。 当然,湘军纵火焚烧天王府,自是不可原谅的暴行。     以政治文化扫荡中华传统文化    洪秀全敌视中华传统文化,除了极少数他所需要的,其余不分良莠一概加以扫荡。

寺庙、书院、古迹、文物,或者烧掉毁掉,或者改作兵营、仓库、屠场。     尤其是洪秀全倾全城之力营造天王府的过程,几乎将六朝以来的古建筑拆光,如举世闻名的南京大报恩寺塔,硬被炸掉了;明代故宫被拆毁得只剩一座破城门。

这不过是其中两项特别重大者,其他毁坏的文物古迹,不胜枚举。     对于图书,“搜得藏书论担挑,行过厕溷随手抛,抛之不及以火烧,烧之不及以水浇。 读者斩,收者斩,买者卖者一同斩。 “扬州文汇阁和镇江文宗阁珍藏的《四库全书》,都被太平军烧掉了。 杨秀清不赞成这种疯狂行为,用“天父下凡“的办法,说“千古流传之书不可毁弃“。

洪秀全没办法违抗,便成立由他亲自抓的删书衙,大删特删“妖言“,直到他败亡,只删成出版很少几部。     对于活的文化载体--非太平军的读书人,前已说过,均视为“妖人“,杀之唯恐不尽。

即使早先参加太平军的极少数读过书的人,在反文化的大气候下和权力斗争中,多受歧视、凌辱、打击,除一两个“不知所终“--可能是逃离的,结局都很惨。     洪秀全扫荡中华传统文化,并不是不要文化,而是要以他的政治文化来取代。

比如,他颁布《天命诏旨书》、《天条书》、《天父诗》、《太平天日》等等,还有不断在天王府扯旗放炮而发布的歪诗。 又如,废除阴历而代之以不顾科学的“天历“;废除传统节日,代之以“太兄暨朕登极节“之类的钦定新节日。     再如,他新造了几十个字,新造一大批词语,采用了大量隐语、方言,改变了不少词语的含义,印在官书、写在各种文件上向占领区普遍推行;光是为避讳,就要出版《钦定敬避字样》,将汉语言文字弄得伤痕累累,难以读解。 更值一提的,洪秀全早就有由他来考别人的心愿,但并不是为了选拔官员,而是要为他及几个王--1857年以后就只为他祝寿,叫参加考试者写歌功颂德的文字。

凡此种种,不但引起读书人强烈反对,而且连广大不识字的民众都极为反感。

洪秀全要推倒中华传统文化,代之以政治邪教文化,结果以他失败而告终。     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军造反,也造成了中华民族一次历史性大灾难。 仅苏、浙、皖、赣、闽五省,人口过量死亡就多达7000万。 中国当时最富庶的地区,经济受到极惨重的打击。 太平军所到之处,文化受到无法弥补的破坏。

同时,导致沙皇俄国趁清朝政府与太平军作你死我活的搏斗,东北与华北兵力空虚,侵占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又导致英、法联军轻易地攻占天津、北京,大肆抢掠,火烧圆明园。

    通过如实认识洪秀全及太平军,我们谈论历史与历史人物,前提条件是,必须尊重事实,必须以是否有利于人民福祉、社会文明进步为准则。 其二,为现实功利而写作历史论著,是历史学的一大隐患。

每一个写历史论著的人,其实同时也在写自己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