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鼠注册
宠物鼠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国学经典]黄帝外经(转载)
时间:2019-06-14 10:04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国学经典]黄帝外经(转载)

  考订经脉篇  雷公曰:五脏已知其旨矣,请详言七腑。     岐伯曰:胃经亦称阳明者,以其脉接大肠手阳明之脉,由鼻额而下走于足也。 然而胃经属阳明者,又非同大肠之谓。 胃乃多气多血之腑,实有日月并明之象,乃纯阳之腑,主受而又主化也。 阳主上升,由额而游行于齿口唇吻,循颐颊耳前而会于额颅,以显其阳之无不到也。 其支别者,从颐后下人迎,循喉咙入缺盆,行足少阴之外,下隔通肾与心包之气。

盖胃为肾之关,又为心包之用,得气于二经,胃始能蒸腐水谷以化精微也。

胃既得二经之气,必归于胃中,故仍属胃也。 胃之旁络于脾,胃为脾之夫,脾为胃之妇,脾听胃使,以行其运化者也。

其直行者,从缺盆下乳内廉,挟脐而入气街。 气街者,气冲之穴也,乃生气之源,探源而后,气充于乳房,始能散布各经络也。 其支者,起于胃口,循腹过足少阴肾经之外,本经之里下至气街而合,仍是取气于肾,以助其生气之源也。

由是而胃既得气之本,乃可下行,以达于足。

从气街而下髀关,抵伏兔,下膝膑,循胫下跗,入中指之内庭而终者,皆胃下达之路也。

其支者,从膝之下廉三寸,别入中指之外间,复是旁行之路,正见其多气多血,无往不周也。

其支者,别跗上,入大指问,出足厥阴,交于足太阴,避肝木之克,近脾土之气也。     雷公曰:请言三焦之经。     岐伯曰:三焦属之手少阳者,以三焦无形,得胆木少阳之气,以生其火而脉起于手之小指次指之端,故以手少阳名之。

循手腕出臂贯肘,循层之外,行手太阳之里,手阳明之外,火气欲通于大小肠也。 上肩循臂臑,交出足少阳之后,正倚附于胆木以取其木中之火也。 下缺盆,由足阳明之外面交会于膻中;之上焦,散布其气而络绕于心包络;之中焦,又下膈入络膀胱以约下焦。 若胃若心包络若膀胱,皆三焦之气往来于上中下之际,故不分属于三经而仍专属于三焦也。

然而三焦之气虽往来于上中下之际,使无根以为主,则气亦时聚时散,不可久矣。

讵知三焦虽得胆木之气以生,而非命门之火则不长。

三焦有命门以为根而后,布气于胃,则胃始有运用之机;布气于心包络,则心包络始有运行之权;布气于膀胱,则膀胱始有运化之柄也。

其支者,从膻中而上,出缺盆之外,土项系耳后,直上出耳上角至颛,无非随肾之火气而上行也。 其支者,又从耳后入耳中,出耳前,过客主人之穴,交颊至目锐眦,亦火性上炎,随心包之气上行。

然目锐眦实系胆经之穴,仍欲依附木气以生火气耳。

    雷公曰:请言心主之经。     岐伯曰:心主之经即包络之府也,又名膻中。 属手厥阴者,以其代君出治,为心君之相臣,臣乃阴象,故属阴。

然奉君令以出治,有不敢少安于顷刻,故其性又急,与肝木之性正相同,亦以厥阴名之,因其难顺而易逆也。 夫心之脉出于心之本宫,心包络之脉出于胸中,包络在心之外,正在胸之中,是脉出于胸中者,正其脉属于包络之本宫也。

各脏腑脉出于外,心与包络脉出于中,是二经较各脏腑最尊也。

夫肾系交于心包络,实与肾相接,盖心主之气与肾宫命门之气同气相合,故相亲而不相离也。

由是下于膈,历络三焦,以三焦之腑气与命门心主之气彼此实未尝异,所以笼络而相合为一,有表里之名,实无表里也。

其支者,循胸中出胁抵腋,循属内行于太阴肺脾少阴心肾之中,取肺肾之气以生心液也。

入脉下臂,入掌内,又循中指以出其端。 其支者,又由掌中循无名指以出其端,与少阳三焦之脉相交会,正显其同气相亲,表里如一也。 夫心主与三焦两经也,必统言其相合者,盖三焦无形。 借心主之气相通于上中下之间,故离心主无以见三焦之用,所以必合而言之也。

    雷公曰:请言胆经。     岐伯曰:胆经,属足少阳者,以胆之脉得春木,初阳之气,而又下趋于足,故以足少阳名之。 然胆之脉虽趋于足,而实起目之锐眦,接手少阳三焦之经也。 由目锐眦上抵头角,下耳循颈,行手少阳之脉前,至肩上,交出手少阳之后,以入缺盆之外,无非助三焦之火气也。

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锐眦之后,虽旁出其支,实亦仍顾三焦之脉也。

其支者,别自目外而下大迎,合手少阳三焦,抵于做出页,下颈,复合缺盆,以下胸中,贯膜、膈、心包络,以络于肝,盖心包络乃胆之子,而肝乃胆之弟,故相亲而相近也。 第胆虽肝之兄,而附于肝,实为肝之表,而属于胆。 肝胆兄弟之分,即表里之别也。 胆分肝之气,则胆之汁始旺,胆之气始张,而后可以分气于两胁,出气街,统毛际而横入髀厌之中也。

其直者,从缺盆下腋,循胸过季胁,与前之入髀厌者相合,乃下循髀外,行太阳阳明之间,欲窃水土之气以自养也。 出膝外廉,下肋骨以直抵绝骨之端,下出外踝,循跗上入小指次指之间,乃其直行之路也。 其支者,又别跗上,入大指歧骨内出其端,还贯入爪甲,出三毛,以交于足厥阴之脉,亲肝木之气以自旺,盖阳得阴而生也。

    雷公曰:请言膀胱之经。     岐伯曰:膀胱之经属足太阳者,盖太阳为巨阳,上应于日,膀胱得日之火气,下走于足,犹太阳火光普照于地也。

其脉起目内眦,交手太阳小肠之经,受其火气也。

上额交巅,至耳上角,皆火性之炎上也。 其直行者,从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循肩膊内挟脊两旁下行,抵于腰,入循膂络肾,盖膀胱为肾之表,故系连于肾,通肾中命门之气,取其气以归膀胱之中,始能气化而出小便也。

虽气出于肾经,而其系要不可不属之膀胱也。 其支者,从腰中下挟脊以贯臀,入膕中而止,亦借肾气下达之也。 其支者,从膊内别行下贯脾膂,下历尻臀,化小便通阴之器而下出也。

过髀枢,循髀外下合膕中,下贯于两踹内,出外踝之后,循京骨,至小指外侧,交于足少阴之。 肾经亦取肾之气可由下而升,以上化其水也。

    雷公曰:请言小肠之经。

    岐伯曰:小肠之经,属手太阳者,以脉起于手之小指,又得心火之气而名之也。

夫,心火属少阴,得心火之气,宜称阴矣。

然而心火居于内者为阴,发于外者为阳。 小肠为心之表也,故称阳而不称阴。 且其性原属阳,得太阳之,曰气,故亦以太阳名之。

其脉上腕出踝,循臂出肘,循月需行手阳明少阳之外,与太阳胆气相通,欲得金气自寒,欲得木气自生也。 交肩上,入缺盆,循肩向腋下行,当膻中而络于心,合君相二火之气也。 循咽下膈以抵于胃,虽火能生胃,而小肠主出不主生。

何以抵胃,盖受胃之气,运化精微而生糟粕,犹之生胃也,故接胃之气。 下行任脉之外,以自归于小肠之正宫,非小肠之属而谁属乎。 其支者,从缺盆循颈颊上至目锐眦,入于耳中。

此亦火性炎上,欲趋窍而出也。

其支者,别循颊上出页,抵鼻至目内眦,斜络于颧,以交足太阳膀胱之经,盖阳以趋阳之应也。

    雷公曰:请言大肠之经。

    岐伯曰:大肠之经名为手阳明者,以大肠职司传化,有显明昭著之意,阳之象也。

夫大肠属金,宜为阴象,不属阴而属阳者,因其主出,而不主藏也。

起于手大指次指之端,故亦以手名之。 循指而入于臂,入肘上臑,上肩下入缺盆而络于肺,以肺之气能包举大肠,而大肠之系亦上络于肺也。 大肠得肺气而易于传化,故其气不能久留于膈中,而系亦下膈,直趋大肠以安其传化之职。

夫大肠之能开能阖,肾主之,是大肠之气化宜通于肾,何-以大肠之系绝,不与肾会乎。

不知肺金之气即肾中水火之气也,肾之气必来于肺中,而肺中之气既降于大肠之内,则肾之气安有不入于大肠之中者乎。 不必更有系通肾,而后得其水火之气,始能传化而开合之也。 其支者,从缺盆上颈贯颊,入下齿缝中,还出夹两口吻,交于唇中之左右,上挟鼻孔,正显其得肺肾之气,随肺肾之脉而上升之征也.。